只想要金希澈健康,朴正洙快乐。

吃外卖的大和外卖小哥薛 @瞻彼淇奥的梗,不过我只写了一半

劳烦各位等会儿车啊,我正加油呢……

帆老师写得可流畅了,不过下面我得加快节奏,总不能盖着棉被纯聊天嘛【贼嘻嘻地笑】

薛洁洁的脑残粉:

吃外卖的大和外卖小哥薛


@瞻彼淇奥的梗,不过我只写了一半,主要原因还是不太会开车……







设定:大张伟是一个音乐制作人,薛之谦是一个音乐学院学生,两个人相差十岁


 


 


作为一个外卖小哥,其实还是蛮辛苦的,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不仅得随叫随到,还得时不时的承受一下客户的无明业火,不仅每天累死累活的,万一天气恶劣些到的晚一点了,还得被罚款扣工资。


 


薛之谦就是这样一个外卖小哥,不过好在他的颜值还算蛮高的,就是那种如果被人拍照发网上了就能分分钟被封成最美外卖小哥的那种高颜值。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大双眼皮白皮肤,看着就一副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毛的那种,哪怕穿着那身挫到爆的工作服也还是好看的。所以拜这副好皮相所赐,他的日子倒还能过得去,至少大多数人看着他这副样子一般很难有太大的火气。


 


大张伟算是个音乐人,除了帮人作词作曲之外也算是半个制作人,没事还玩一玩电音摇滚什么的,不过自己倒不太出镜,归根结底主要的原因还是太懒了。按照原先玩乐队时候的死党的说法,就是活脱脱一个从头皮底下就截肢了的二大爷,成天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天天瘫着什么都不干。


 


对于王文博的批评,大张伟虚心接受,但是仍旧我行我素,绝不改正。按照张大爷的说法,就是他觉得自己过得挺好的。


 


反正他不愁吃不愁住,还要那么拼命干什么,他张大爷就是这么豁达的人。


 


不过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虽说张大爷平日里素来是个连吃饭都嫌麻烦的主儿,但是要是真的没饭吃了,到底还是受不了的,尤其是他还是个低血糖重症患者。


 


冰箱里头空空如也,连橱柜里的泡面也早就消耗一空了,家里除了一些囤积许久的米面就只剩一堆都基本没用过的调料了。就这些还是大张伟决定要搬出家里的时候周裁缝给他采购的,只可惜大老师素来和厨房八字不合,所以这些东西也只能放在那儿当摆设了。


 


虽然冰箱是空荡荡的,但是大老师可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性子,反正他自个儿又不差钱,自然是想着把问题交给外卖了。


 


说句良心话,大张伟倒不是经常叫外卖的人,一来周裁缝担心儿子,每隔个几天总是会跑过来给他收拾收拾家顺便做一次饭放起来的,二来也是因为他橱柜里头还攒着一箱子的泡面,足够他万一吃完周裁缝的爱心大餐还能够再撑到下一回大餐的。


 


这不是正赶上周裁缝上一礼拜忙的不得了,再得到他“不用担心”的回复就暂停了一周的爱心,而泡面又正好今天中午被干掉了最后一包,连冰箱里的甜水儿都已经告罄了,这才逼着大老师终于去麻烦了一回外卖。


 


本着一次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精神,大老师一次性就叫了足够他吃一周的好料,顺便同时下单了足足二十瓶的甜水儿,这么大的一笔订单足够让店家忘记了如今外面大雨滂沱的气候以及大老师的和店家相隔了半个多城市的距离,殷勤的不得了。


 


要知道哪怕不算这么大量饭菜的利润,只这店里卖的一瓶甜水儿的价格就比外面超市里甜水儿的价格贵上两块钱呢,可不就是一个大单子嘛。


 


如今已经是将近半夜的时间了,再加上天气恶劣路程遥远,大多数的人都是不想接这单活儿的,老板一怒之下索性直接点名把这活儿扔给了薛之谦:“我记得你家就在那个方向,这一单给你算三倍的钱,送完你今天就可以下班了,赶紧走!”


 


刚送完一单回来正打算下班的薛小哥儿看着外面的大雨磅礴有点懵了,本来打算拒绝的话也没说出口就被两整袋的甜水儿砸了个正着。


 


要知道,虽然他家的确在那个方向,但是一来这距离足足多了一倍,二来因为今天天气不好的缘故,他都和正好住这附近的好友说好了今天就住他家里的。


 


但是只瞅瞅老板已经臭到不行的脸色,趋利避害的本能使得他这拒绝的话到底还是咽下去了没说出口。


 


倒不是为了所谓的三倍的价钱,要知道他一单也就五块钱而已,哪怕三倍的价钱也只是多了十块钱罢了,只是他有点害怕万一得罪了老板丢了这份工作就不好了。


 


所以哪怕心里有点委屈,薛之谦还是老老实实的分几次把东西都搬到了自己的车上。


 


说句实话,大张伟订的东西可是真不少,撇开满满两袋子死沉死沉的甜水儿之外,只单论那一堆子饭菜就足足塞了两个保温箱——除了车上本来带着的一个保温箱之外,还特地从老板那儿拿了一个,这才勉强将东西都装了进去。


 


当然了,临出发之前他也没忘了给朱桢打了个电话,说今晚自己就不去他家了。


 


————球球和洁洁的分割线————


 


大张伟的家里装修的活像个KTV,大红大金的颜色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之所以特意提起大张伟家里的装修风格,只是想要说明一下他家里的窗帘的厚实程度。白天的时候倒罢了,至少在晚上的时候,大张伟是绝不会关注外面的天气情况的,所以他也就并不知道外面的天气究竟有多么恶劣以及他的这份外卖究竟给外卖小哥儿添了多少的麻烦。


 


要是但凡知道一些,至少他绝不会指着这一顿就把三天的饭都叫齐的。


 


人在饿极了的时候总是容易暴躁的,尤其是大张伟还伴随着严重的低血糖症状。


 


勉强在一堆调味料里面翻出了白糖,泡了一杯真糖水出来缓解了一下头晕眼花的症状之后,大张伟咬牙看着手机上流逝的时间,决定一会儿一定要狠狠的对人发一回脾气,顺便对店家投诉一下这次外卖小哥儿的服务。


 


于是,在足足等待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听到了门铃声响的大张伟摆出一副最凶狠的模样走到了门口。


 


然后,仿佛已经吹满了气的气球突然被松了手,满腔的火气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薛之谦拎着四大袋死沉死沉的吃的站在大张伟的门口,一头半长不短的黑毛儿被雨水打湿了,可怜兮兮的垂在眼睛边上,一张本来白净的小脸儿涨的通红,一双大大的眼睛藏在一副黑框眼镜下面,水汪汪的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活像一只落了水的小奶猫。


 


大张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以色取人的,但是此刻也不由得惊艳了。


 


嚯,世上怎么能有那么好看的男的!


 


本来满腔的怒火自然是泄的干干净净的,顿时心里头的情绪就只剩下心疼了。


 


“外面怎么下雨了啊,你还好吗,累不累,没冻着吧,来来来,赶紧进来歇一歇歇一歇。”大张伟这个人的确有些粗心,但倒也不蠢,一看这黑毛小哥的样子就知道外面一定是下雨了,还是挺大的雨的,再仔细想想自己点的外卖的分量,顿时自责到无以复加。


 


大张伟是个比较恋旧的人,这家店是他搬家之前就比较喜欢的口味,除了距离太远之外什么都挺好的。大老师一直不算什么体贴的人,左右距离远一些配送费用也高一些,钱货两清的事情,他也一直没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妥当的。只是这回大概是美色误人,只看着黑毛儿狼狈的样子,大张伟就很想给之前那么不体贴的自己两个巴掌。


 


饿了的话随便找一家附近的外卖就好了啊,为什么一定选了那么远的一家……


 


不对不对,要是选附近的店就见不到这个人了啊,不过至少不要点那么多的东西……


 


大张伟难得勤快了一回,主动的帮人把东西拎进来,然而只拎了一半的东西就差点把缺乏运动的二大爷给累趴到地上,


 


真沉啊……


 


这么想着,张大爷的心里更内疚了。


 


好在虽然家里没什么能吃的了,但是热水总还是有的,大张伟一把将好看的外卖小哥儿摁在椅子上,迅速的找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点热水,殷勤的不得了的递到了对方的手里。


 


因为长得比较讨巧的缘故,平日里送餐之余也不是没有小姑娘看他辛苦给他倒点水喝,不过被个男的迎进家里却还是第一回的事情。


 


虽然这家的风格比较辣眼睛……


 


“所以,你这是打算开party吗?”想一想自己拎进来的食品分量,再看看这妥妥的KTV夜店装修风格,薛之谦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句。


 


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经病才会在这个鬼天气里跑来开PARTY。


 


本来大张伟并不觉得自己爱好囤积食物的事情有什么可奇怪的,但让薛之谦这么一说,立刻就觉得不好意思了。


 


“哎,不是,只是想着多买点,省的明天再跑一趟了,没想到外面的天气这么差。”虽然不好意思,但是瞅一瞅薛之谦认真的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大张伟还是挠挠头把话说出口了,“喏,我这不是懒得动弹吗,正好连甜水儿都一块儿买了。算起来还是亏了呢,随便找个超市买瓶甜水儿才三块钱,这一瓶五块呢。”一个不留神的,就把对于甜水儿价格的吐槽也说出口了。


 


对于大张伟的吐槽,薛之谦表示他也很绝望:“你楼下就有超市的……”


 


他宁可到楼下去给人买甜水儿也不愿意拎着二十瓶甜水儿穿越半个城市。


 


“但这不是还得换衣服换鞋拿钥匙拿钱包出门吗。”对于自己的懒惰,大老师永远能找到一百个借口。


 


作为一个天天东奔西走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小哥,薛之谦表示自己很难理解这种骨子里的懒散。


 


“既然你家楼底下就有超市的话,你完全可以在单子上写备注让人帮着捎带,不用让人拎着二十瓶饮料跑半个城市。”尽管不能理解,但是并不妨碍薛之谦真诚的给予建议,“毕竟饮料挺沉的,你多买了我也没有提成的。”


 


之前店里其他人之所以不愿意往这儿跑,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些饮料实在是太沉了。


 


大张伟听了薛之谦的抱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到底还是不好意思了,看着薛之谦还滴水的头发和湿漉漉的衣服,赶紧跑了一趟洗手间给对方拿了条干净的毛巾。


 


然后出来的时候正赶上对方从已经湿透了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打电话,大张伟在边上听着大约是央着朋友收留的意思。


 


只要想一想那家店铺的地理位置,再想一想如今外头的天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毕竟也是因为自己大半夜的要折腾,所以才耽搁了回家,所以在听清楚了之后,大张伟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要是不方便回去的话,今天你就在我这儿住一晚上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没什么不方便的。”


 


大张伟的声音其实不小,至少电话那头的君君是听见了的,他和薛之谦也算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了,对于薛之谦有些和常人不同的性向也是了解的,当下偷笑着调侃了薛之谦两声,就把电话挂了。


 


这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若是薛之谦没那么讨厌那个人呢,顺水推舟的留下,哪怕是交个朋友也好。若是薛之谦真的完全不想多呆,左右自己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就直接找个借口拎着东西过来自己家里,自己总是能给他留门的。


 


电话的隔音效果其实还好,大张伟并听不清薛之谦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但薛之谦到底被君君调侃的有些心虚了,放下电话就讪讪的看向大张伟的方向。


 


本来没什么的,偏电话里让君君这么调侃一回,倒让薛之谦尴尬了。


 


本来还是想起身离开的,虽说君君挂了自己的电话,但只要他还在家里头,自己便是敲也总能把门敲开了。


 


而大张伟其实听不见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只看见薛之谦挂了电话,生怕他马上就要走了,干脆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扑了过去。


 


王文博曾经说过,大张伟属于是头皮以下全部被截肢了的人才,就是平日里好好的也经常能上演一出平地摔,更妄论这会儿居然妄想挑战飞扑这样高难度的动作。


 


这么一下就干脆利落的直接把薛之谦连带凳子都一起扑倒了。


 


————球球和洁洁的分割线————


 


最终薛之谦到底还是留下来了。


 


在薛之谦进洗手间洗澡的时候,大张伟兴致勃勃的提供了由内而外的全套衣服,顺便出于不知什么样子的心理,整个人也蹲在洗手间门口,姿势活像他曾经养的那只叫做馒头的狗。


 


而当薛之谦从洗手间里面走出来看见门口蹲着的大张伟的时候,想到的却是自己家里头养着的那只叫暴暴的猫。


 


然后就不知为什么忍不住的蹲下伸手摸了摸大张伟的脑袋……


 


然后两个人就都愣住了。


 


大张伟真活像一只受惊了的猫一样,蹭的一下就窜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动作前所未有的敏捷。而薛之谦的脸也瞬间涨的通红,只是勉强自己假装忘记这件事情的跑到已经铺好了的沙发上老实躺好。


 


薛之谦从小就有些精神衰弱,而精神衰弱最典型的症状就是睡眠障碍,甚至哪怕他白天已经累得不行了,晚上也是很难快速睡着的,是以要在大张伟这种KTV风格的环境里睡觉,无疑是非常考验他的一种事情。


 


尤其是在房间的主人完全没有避讳自己的情况下。


 


大张伟之所以能在三更半夜叫外卖无外乎就是饿的狠了,主要还是前一天晚上熬了一夜的这才会大晚上的睡醒了才想起来觅食。这才睡醒没多久的人自然不可能犯困,再加上他的确是饿了的,这才在估摸着薛之谦已经睡着了的情况下悄么悄的溜了出来。


 


大张伟属于那种没太大的睡眠障碍的人类,如果不困的时候自然不容易入睡,但一旦困劲儿上来了,也能很快就睡着,甚至雷打不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由己及人的,大张伟自然认为自己静悄悄去觅食的举动竟会把薛之谦惊醒了。


 


毕竟之前还没睡的时候他就看见薛之谦连着打了好几个呵欠了,想必也是困得狠了。


 


所以在打开冰箱的同时看见薛之谦有些茫然的坐起身来的时候,大张伟可是被吓坏了。


 


黑灯瞎火的房间里头,只有冰箱里的一点点亮光映在人的脸上,甚至因为大张伟房间里独特的装修造型看来,这映在薛之谦脸上的灯光还带着股子血红色。


 


还没习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大张伟第一反应自然是大叫了一声,也彻底的驱散了薛之谦最后一点困意。


 


————球球和洁洁的分割线————


 


凌晨三点的大张伟家里。


 


大张伟和薛之谦相对而坐,对着大张伟之前点回来的那一堆外卖。


 


因为之前往冰箱里放了一会儿,东西自然已经都凉了,依大张伟的习惯自然是直接扔微波炉里面热一回就好,薛之谦却是看不惯这个的,干脆花了点功夫把东西直接回锅了一回。


 


然后两个人干脆的就坐下来吃一顿夜宵了。


 


人们常说,酒桌是联系感情最好的地方,饭桌其实也不差,只靠着一顿饭的功夫,两个人就彻底熟悉起来了。


 


姓名年龄电话这种东西自然是最初级的了,再加上什么低血糖和神经衰弱的病情,甚至连彼此的过去都被互相交代的差不多了。


 


比如大张伟原先是个歌手做过乐队,如今专心转向幕后做了半个制作人。比如原本薛之谦是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因为一些缘故和家里闹翻了,所以如今正在勤工俭学状态中。


 


不过总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比如大张伟到底是为了什么解散乐队,比如薛之谦到底是为什么和家里闹翻了。


 


兴趣来了的时候,大张伟还诚邀薛之谦去自己的工作室里面溜达了一圈,薛之谦同学还兴致勃勃的将所有乐器都玩了一遍。


 


大张伟看着黑毛小孩儿兴奋的样子,完全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倒是难得的对自己那些不太纯洁的小想法有些羞愧了。


 


大张伟之前是交过几个女朋友,分手的时候也一次次都撕心裂肺过,但是旁观者清的王文博他们总觉得好像他和那些女孩子之间总差一点什么感觉似的。


 


后来郭阳结婚的时候,这才大彻大悟的发现了大概他缺的就是那么些心动和温馨,所以和每个女人相处起来都像是哥们儿似的,于是他和最后一个女朋友分了手。


 


并不是只有爱人分开的时候才会撕心裂肺的,就如同他们当初乐队解散的时候他也同样颓废了很久一样。


 


那时候他就已经发现自己的性向的不同了,担心日后被曝光的时候的影响不好,索性干脆走向幕后了。


 


这回突然看见这个小孩儿,本来是有些动心的,但是到底还是害怕将一个本来有大好前途的小孩儿引进这条路上。


 


毕竟这条路有多么不好走,他自己是知道的。


 


————球球和洁洁的分割线————


 


虽然半夜还吃了一顿夜宵顺便在音乐的海洋里面遨游了一宿,但是到底等到半上午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各自睡了一会儿。


 


好在外卖小哥这活计从来都是论单数给钱,哪怕薛之谦临时给自己放一天假,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张伟这个人有多么不会打理自己,小伙伴们也是知道的。即便乐队已经解散了,但是到底还是二十几年的好兄弟,王文博在得知周裁缝已经一个多礼拜没去散发母爱了之后,特地跑去大张伟家里看看对方还是否活着。


 


大张伟自然依旧睡得香甜,完全没被敲门声打扰,倒是苦了才刚迷迷糊糊睡下的薛之谦了。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