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脾气不好的造梦机器/

没有点菜服务/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谈一谈为什么我喜欢《高尚》

*大部分从歌词角度出发,因为我对曲的鉴赏能力基本为零。




-



去年暑假的某天晚上我跟我们老李激情夜聊的时候,她问我最喜欢薛总哪三首歌,我不假思索选了《我好像在哪见过你》《高尚》和《动物世界》,这仨,缺一个我都不乐意。拖了很久,终于决定要好好聊一聊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从《高尚》开始,是因为我喜欢,你管我啊。



首先,这歌儿用了一个非常显而易见的手法叫反讽。当时出歌那会儿我在地铁上听的第一遍,刚看到歌名就隐约有点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了。薛总在采访里头说过他其实写的是一类人,但创作过程中创作者代入自身的情况或多或少会发生,以下全部阅读理解都基于我,对他本人的理解。



这一整副歌词都写得很精巧,是的精巧。我必须得用这个词来形容。它甚至让我一度体察到薛总独有的措辞风格,就是那些“窥探”啊“散谎”啊一类的字眼,看到我就觉得非常的薛之谦,这一点在他后边出的歌里头有无数体现。



“你同情的目光”后面跟一个“欣赏”,这个搭配真的很绝了,有自嘲的意味在里面,但没有通常情况下自嘲会带来的可悲观感,甚至,还有一种很细微的骄傲在里面若隐若现,这种感受在《狐狸》的最后,“把皮毛送你”那里也有所体现。所以这跟我心里那个极端骄傲的小薛完美重合,btw,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小薛性格里骄傲的那部分相当迷恋。



然后是很重的那一句——“感谢你又打赏,你用词越恰当,我越膨胀。 ”事实上到这儿我基本不敢往下仔细听了,他揭得有点太露了你明白吗,太直露了。这种坦白显得傻不愣登的,一直坦白则会叫人更加心疼。我老不懂他为什么渴求理解,一个早就该看透事实的人为什么还要抱有希望,但身为创作者渴求理解是不可避免的,他就是执拗地抱有希望这一点甚至会打动我。一个明明知道自己会痛还要拿自己开刀的人,傻不傻。薛总为了写歌,就是这样的人。



“阴里怪气的愿望”和“屈辱的轻伤”则不断让我联想到16年拼命录综艺的他,在镜头前边喊了无数次的“世界和平”和无数次把自己往地板上磕的场景,于是我听到这句以后,彻底被说动了。这有点太像自我剖白了,而且是带血的那种。



而且,最意外的,前面都那样了,到最后居然还是有一种向往。我忍不住想问他写这个会不会很难受,他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也太痛苦了。但估计写出来以后会很爽。



最后,这歌儿是一韵到底的,全部都押的“ang”,几乎是在炫技了。其实想说这样不太好,会有一种过分编排的感觉,中间转两个韵可能能更丰富也更自然一点。但不影响我对这歌的喜爱。而且,“从了良”那句很妙啊。



最后的最后,周以力老师的编曲实在是十分迁就歌词了,氛围一致就很搭。






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之前看张伟采访,他说艺术创作的源泉只能是痛苦,说他写那些歌的时候要把自己弄到越痛苦,写出来就越阳光灿烂。我就想说,这俩人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不好吗?非要折腾自己。但不做这个,他们就不是他们了。没这股矛盾的劲儿,我可能也就不觉得他俩那么迷人了。




行吧。你们赢了。







-




大家的理解和感受肯定是不同的,我尊重不同的理解,但不想进行任何形式的辩论。



薛总新歌很好听,可以非常真情实感地写一篇文。




(始终不敢打单人tag。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