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真人不是打字机器/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6月10号是个很巧妙的分割线,我没想到已经过去一年了。如果去年的今天我真的跳了下去,那今天就是我的一周年忌日了(好的其实不好笑。


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一直觉得“抑郁”是很重的两个字,始终难以轻易说出口,因为在我看来那是对真正绝望的人的不尊重。这一年来我没有那么频繁地想到死,好了其实有想过,只是没有那么,频繁。读完《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那天晚上,我觉得世界从来没有那么糟糕过,甚至有“为什么世界还没有终结”这样的想法。但我没有绝望,特别神奇地,我那时候居然没有绝望这种情绪。换作一年前的我估计又要走到阳台上哭个半死然后想要跳下去。但是这次我没有这种念头。


我侥幸平安活到现在,我拥有独立的思想,我是不是应该记住那些糟糕的一切,他们需要被人记住。


选择去死不是一种逃避,只是一种选择。所以我当然可以做出另一种选择,那就是活着。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余华的《活着》,我第一次读它是在初二的时候,也就是四年前吧大概。我那时候觉得他的文字有一种痛感,会让我很难受,但好像又不是真正的难受。慢慢地我发现,那本书探讨的一切不过是生命的存活,是人生存下去的力量。但活着不止这些,我知道我始终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让世界变得更好,我怀疑过它还能不能变好,但是这种事情谁知道呢,就好像秦始皇不会知道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只是个幻想,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那会儿也不知道这玩意能有什么用。我知道的只有活着不止是生存。


如果我能写,那挺好的,不能写,能读,也挺好的。不能读了,还能有个脑子用来想事情,也不错。之前听豆芽那首《信仰》,感觉跟听薛总的《火星人来过》一样样儿的,中二得要命,又该死地叫人眼眶一热。


我有什么立场去放弃这么幸运的活着的机会?就算不能够无理由的快乐也很难感知到快乐。


说是分割线其实真的很巧,9号我考完了水平测,也就是说10号以后我要正式进入备战高考的状态。这是人生很重要的一个阶段。


我觉得我已经想好啦。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