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真人不是打字机器/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音乐


*陪我爸看球的时候顺便写的。超级水。

-

        薛之谦是不是喝多了?

        这个想法在张伟被人揪着领子亲上来的瞬间占领高地。

        周围的起哄声可以说特别响了,还有不知道谁吹的口哨。刘维的声音在他耳边喊,喊的什么?那谁知道。

        太过了。张伟这么想着,他是不是喝多了对谁都这样?逮着就亲。

        其实薛之谦亲上来以后也只是死贴着,碾着他的嘴唇,不让他逃。张伟甚至要皱眉,苦大仇深的那种。

        薛之谦今天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衬衫扣子开了三个不说,里头挂金属链子,冷光在过躁的鼓点里头跟着柔软织料一块晃开,把他的目光也给吞了进去。打招呼的时候对他笑,明黄的眼镜片底下眼睛弯得比什么都乖也比什么都坏。这一切也刻意了,贴到耳际问他张伟老师要不要点歌的呼吸声好像都是甜的。

       喝了一杯以后的薛之谦拎着啤酒像是拎着一只鸡——在手里晃晃荡荡还扑腾着翅膀。旁边的朋友拿他开玩笑,说老薛肯定又醉了。

       薛之谦瞪圆了眼说哪有!然后一把捞起旁边缩着看戏的张伟亲上去,天上掉馅饼砸得张伟眼发晕,当然也可能是一下起得太猛没缓过来的缘故。

        总之他们都忘记了得换气和伸舌头,最后稀里糊涂地给人拽开了。

        真是个糟糕的吻。

        张伟哎呦哎呦喊着差点儿给憋死,“薛老师喝大了以后可真能耐……”

        他薛老师甩开酒瓶子,眼睛亮亮地朝他笑,“谁说我喝大了的?”

        张伟老师笑得比他还贼:“薛老师自个儿写的歌词总得还记得吧。该配合您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呐……”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