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脾气不好的造梦机器/

没有点菜服务/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假如他俩一块儿去向往的生活


*除了ooc没什么好预警的,总之他们相爱




-


       “我得吃汉堡。上回哎不不不没上回反正我要汉堡……”张伟捏着嗓子装小姑娘,薛之谦在旁边笑得安全带都捆不住,感觉下一秒一个急刹车就能飞到前排挡风玻璃上去。他笑够了凑过去小小声说,我要咖喱鸡,你帮我跟他们说。

       “哎是,我们这是个女团来的。八九个吧……女团多少人?您不知道谁知道呐是吧。成……成,一会儿见。”张伟还在跟那头扯皮,薛之谦眼看晚饭的咖喱鸡不保,隔着裤腰拧了他一把,那边的何老师差点儿给音量超标的嚷嚷震聋。

        “行行行还有一咖喱鸡!咖喱鸡!您别拧我了成么?疼……”


        大张伟。挂了电话后何老师胸有成竹地跟在场的各位宣布——两个人估计是,听着像是两个,“晚饭他们要汉堡和咖喱鸡。”

        Henry一听是上回那个来教他打碟的哥哥,立马兴奋地要去院子里先拿砖头砌好一个台子等着晚上放机器。被黄老师驳回了,说大华你先给我弄个烤箱出来烤汉堡,其他的等下再说。

        于是他俩一进院门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人蹲在那儿可怜兮兮地砌烤箱。张伟躲着满手泥还要抱上来的Henry进了屋,一边帮薛之谦把行李箱拖了进去。

        “张伟来了啊!”外头揉面的黄老师对屋里喊,何老师跑出来迎接,差点跟薛之谦撞满怀。

        “哎我没想到是你们两个一起来。老薛最近还好吧?怎么感觉看着你又瘦了一点?”何老师扯了两把他坐车压皱了的外套,找着个摄像头拍不着的地儿朝他俩挤眼睛,心道这俩真是胆大,也不怕一个不小心暴露了。

        张伟假装看不明白他的眼神,说何老师你也不问问我好不好,撒娇一样转过去的脸上快要憋不住笑。

        笑也是被挪揄后幸福的笑。

        “行了你俩快点进去把东西放了,然后出来干活。”何老师随手往里头一指,跳着脚就往厨房跑,“哎我那桶水都要溢出来了彭彭!快去关了水龙头!”

        边上不知道该给他俩提行李还是该去厨房帮忙的彭昱畅愣在了原地,刚好看到张伟捏薛之谦手心的小动作——他觉得他还是应该出去帮大华和泥巴。

       “张伟你是想出去捞鱼还是留在这择菜?”黄老师注视着他俩一前一后从屋里出来,薛之谦的外套晃晃荡荡的,被风鼓成一面帆。

        张伟捯着小碎步上去看他揉面,薛之谦跟在后头,绕着炉灶走了一圈。

        黄老师把揉好的面团封进不锈钢盆里递过来,“薛你就把这放到炉子边上发吧。你是会做饭是吧?”

        薛之谦接了,盆沿被冻得凉冰冰的,他脑袋被风吹得有点木,半天才答说会。

        张伟过来拿手背试了一下他的额头,问薛老师是不是感冒了?要不别在这儿吹风吧。

        “天儿凉了,咱抓紧把饭给做了,鱼明天再捞。张伟你帮我挪挪那边那两盆菜。对就那个胡萝卜和土豆,拿进去削了皮然后切成块儿。”黄老师开始排兵布阵,又嘱咐大华砌炉子的同时看着点发的面团,“彭彭呢?让他出去挖点姜回来,再捎两头蒜。”

        可能是刚刚在车上见着张伟太兴奋,闹得有点过头了,这会儿困意密密地涌上来,把昨晚在飞机上缺失的那部分一齐补了回来。

       何老师看他削土豆皮看得胆战心惊,还是没忍心给人拦下来了,说薛你进屋睡会吧,等下饭好了叫你,土豆一会我削,“行李都给你放到二楼右边第一间房了,你俩今晚睡一屋,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薛老师快睡去吧。”张伟跟着劝,想着他昨晚飞机上肯定没睡好,眼看黑眼圈马上都要掉到脚面上了。

        薛之谦嘟囔一声,摇摇晃晃往楼梯口走。

        “右边第一间啊……”何老师在后头担忧地跟了一句,转头拽一下张伟的袖子,压低声说你也盯着他点,整天这样,忙疯了,“上回涵哥还叫我帮着劝呢,说你也是,都不要命了。”

        “事业上升期么……何老师您瞅瞅你自个儿什么样,还有立场批评我俩?”

        他们等彭昱畅回来生火。这空当里张伟跑出去喂了羊,还想上楼看看薛之谦睡没睡着,又觉得关心的痕迹落得太明显不好,走到半路拐回了厨房。厨房里头忙得热火朝天,没他下脚的地方,只好再溜达出来。

        砌好炉子等黄老师验收的Henry看他前后倒腾,就把他给拦住了,提议说要不一起去叫彭彭回来。

        张伟答应了,两人伴着擦黑的天色走到外面路口喊人回来,一唱一和差点整出一场山歌对唱。

        等待的过程中何老师把Henry叫回去接替生火,剩张伟一个人孤零零立在院门外面朝远方望。

        今天天气不大好,晚上的雾格外重,除了路灯斩开的那几团昏黄,视野里像是被糊了层厚纱。

       他记起有一回深夜下了节目跟薛之谦坐一台车回酒店,也是个大雾天,车窗两侧茫茫一片啥也看不见。薛之谦问他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在梦里穿行,张伟答说这个点儿本来就该是做梦的时候。

        那会儿他俩的手握在了一起,被车里的暖气渥出汗来,成就了未知里幸存的真实感。

        如果站在路口等待的那一刻薛之谦在他身边,张伟大概会没头没尾地对他说一句谢谢你陪我做梦。

        ——其实不止是做梦,最后这一切是真的也挺好。








-

没完
       

评论(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