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脾气不好的造梦机器/

没有点菜服务/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假如他俩一起去向往的生活


* @_jzxy 你要的抓鱼已到货。

*有带坤音的四个小伙儿出场,所以不打tag了。

*是的我还是没写完怎么着吧。




-


         “等会儿你们得去抓鱼啊记得。”一贯早起的黄老师又坐在院子里喝茶,一看人揉着眼睛从里面出来就跟着提醒,“不然万一等下还有人来那咱今天晚饭的肉都买不起。”


        “就穷到这种地步了是吗?”张伟回头拿手指摄像头,“你们这个节目组真的是不行啊,哪儿有让嘉宾给你们干活儿的啊?”还要拉上旁边困得掉线的薛之谦一起比划,“你们看看薛老师,再看看我,啊这一把年纪还细胳膊细腿儿的,容易么我俩?”


        “就是……”


        眼看他薛老师脑袋都要掉了,张伟赶紧在边上扶一把:“不是薛你要么回去再睡会儿?”


       “不用。”薛之谦眨巴两下黏重的眼皮,摇摇晃晃就往外面走,“早饭吃什么呀?”


        泡好猴菇米稀的称职代言人黄老师在面前跟他招手。


        行吧。他俩认命似的喝完了早饭,张伟蹭到厨房转了一圈也没找着什么填肚子的,只好灰溜溜地回来了。


        电话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彭彭炸了毛似的奔过去接,接起来还是懵逼,给叽哩哇啦一大串的海蛎子味儿问候语吓呆了,立在那儿像个傻子。


        想着何老师可能下地择菜去了不在,黄老师赖在外头不肯动弹,大华的方言听力更没谱,张伟说不准能把人给怼回家去,薛之谦只能自己上了。


        “喂?您好?你们是今天的嘉宾吗?”


        张伟在旁边气得瞪眼:要咱去抓鱼给他们挣晚饭的人你那么客气干嘛呀你?


        薛之谦当没看到。


        “哎对对对是的,我们是一个男团来的,一共四个人……嗯嗯,胃口可好了哈哈哈哈……”


        “老岳你是不是傻啊你这么实诚?”卜凡听着队长一下就自报家门恨不得把团名都告诉别人的劲儿,赶紧把手机抢了过来。


        ——还男团呢,你怎么不说你是女团啊!张伟见薛之谦不理他就在边上撅着嘴抱怨。


        那边经历了一番混战,换了个声音答话,懒洋洋的,“我们想吃红烧肉。”


        “还有宫爆鸡丁!”小弟瞅一眼他队长的脸色,对着手机喊了一句。


        岳明辉果然露出欣慰的笑:儿砸妈妈没白疼你。


        “还有呢?”薛之谦好脾气地拿笔都记在了手背上。


        “有什么有有完没完了还?”


        “张伟我发现你最近真的挺暴躁的。”薛之谦把听筒拿远了一些不给他抢,被张伟抱住了胳膊不撒手。


        永远只能看着且插不上话的彭彭:这是什么老夫老夫的传统偶像剧秀恩爱方式???


        但总之在何老师回到来之前,他们完美……好吧也没有很完美地完成了一次接嘉宾电话的任务。外边喝茶喝得很悠哉的黄老师表示健康成熟的男嘉宾果然比俩半大小伙儿要靠谱一点,然后他这个念头就被大张伟和薛之谦两个人在院子里撵着小H和小O晨跑的无聊举动给打消了。


       “嘿跑嘿小H!冲啊啊啊啊啊——不是你要追上他们!哎哎哎哎你跑什么啊你?”张伟嘴里一边乱喊乱叫一边手舞足蹈地去捉那只被养得圆滚滚的狗子,最后放弃了,一脑袋栽进他薛老师怀里,“哎不行我好累了,气都喘不上来。”


        “啧。”他的爱人斜眼看他,“你得多运动啊大老师,追个狗都累成这样。”


        体虚的大老师最终还是没能躲过下水捉鱼这道坎,因此他在去的路上就已经在心里把那个即将到来的,据说是男团的四个小伙骂了十遍,能不能对前辈体恤一点儿?


         问题是四个小伙儿根本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更不知道他们还要下水捞鱼,如果知道了,窝里横的木子洋在喊那句“红烧肉”的时候可能会少一点点理直气壮。但红烧肉是绝对不能少的,本着吃的大过天的坤音老传统,队长岳岳应该很赞同他这个弟弟的想法。


        穿着连体衣下水还差点在田埂上滑一跤的张伟此时此刻只想骂人——被薛之谦拉他手的动作给堵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这是个啥!”下水的第一分钟,张伟摸到脚边滑溜溜的水草,差点儿吓得跳到薛之谦身上。


        薛之谦一脸我天人怎么能这么没出息的表情,把人从自己脖子上扒拉下来。张伟恨不得把泥巴扔他脸上。


        “我觉得我不行薛老师咱上去吧,你看看这儿也不像是有鱼的样子。我们种地去好不好?啊干嘛不等他们来了以后再捞鱼?”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在场的嘉宾摄影乃至场工,没有人给他答案。

        行叭。张大爷举着捞鱼的小兜兜,泄愤似的在水里戳来戳去。


        薛之谦一直很认真地做着战略布局,抡胳膊比划说大华你跟彭彭从那边对对对,合围过来,肯定能捞到。肯定!


        “哥你要有自信,要有自信好吗!自信!”Henry打鸡血一样晃着张伟的肩膀,换来人一句软乎乎的“何必呢”。


        最后鱼都是两个小年轻捞的。通稿里头说的新生代偶像男团驾临的时候,两个称得上老……前辈的健康成熟男性正在水里头朝对方扔泥巴扔得不亦乐乎。


        远远瞅着一排人走过来那会儿张伟很真挚地感叹的一下,现在的年轻人个儿都这么高的啊?


        真站到眼前感觉天都暗了一点儿,最低海拔一八三的偶像男团在面前一字排开,鞠躬突然到给他俩都吓了一大跳。


        是队长先找着的镜头,露出一个标准问好假笑:“大家好,我们是——”


        “ONER!”

        “我是队长岳岳Pinkray。”

        “来自你心里的……木子洋。”

        “中国青年卜凡Katto。”

        “我是你们的小王子灵超。”


        周遭人等愣了半晌不知道要接什么,是张伟先反应过来开始鼓掌:“哎呦喂厉害厉害厉害……”


        “你们知不知道我们为了挣你们晚饭的肉钱还得在这捞鱼,是有多穷啊这个节目组。”薛之谦很快进入到插科打诨的状态,没想到为首,当然也是最矮的那个小伙儿又开始鞠躬:“哎呀薛之谦老师我真的是不知道,早知道咱不点红烧肉了是吧洋洋。”


       木子洋,很显然没接收到他队长使的眼色,“那不行红烧肉是必须的!”


        我的哥哥,你怕不是个傻子。卜凡用怜悯的眼神预告了回去之后他洋哥即将经历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的关于如何尊重前辈的长期叨逼叨。


        “怎么说话呢你这个小孩儿哎我真的是……”张伟眼看就要窜上去,结果没能成功,站在水里可能还没人家膝盖高,气势首先就弱了一截。


        “……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啊老师。”


        什么叫做,最怕洋洋突然道歉。岳明辉感觉自己下一秒钟就能晕过去,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呦,小弟都没你虎。他一度怀疑,皮到无法无天的小弟是不是被他洋哥给带坏的。


        “赶紧下去陪老师一起抓鱼你们这一个个儿的。”


       岳明辉马上就要脱鞋,被薛之谦拦住了:“不用不用,我们马上要上去了,你们衣服别弄脏了。”


        薛之谦看着这几个光鲜亮丽的小伙儿想着来这种乡下地方真是委屈了啊,很快,城乡结合部的吓鸡小王子灵超果然没有辜负他三个哥哥的期待,开始追鸡撵鸭上窜下跳。何老师在院子里看到连彩灯都叫人追得满地跑,下巴差点掉下来。


        他悄悄踮一点脚憋着笑问岳明辉:“你们真是个偶像男团?”


        三个沉迷在屋檐底下站着装深沉的哥哥表示他们不一样,木子洋再度发话:“小弟这是缺乏生活历练的一种表现,简单地说就是没见识,回去揍一顿就好了。”


        转过脸声如洪钟:“李英超你赶紧给我滚进来!你是觉得你太白了得晒晒还是怎么的?”


        看着弟弟跳过柴堆的卜凡心脏就跟坐了过山车一样:“还是说你觉得你自己长得太好看了一定得摔花脸才行是不是啊弟弟!”


       “略略略~哎!”灵超抖着肩还是没能躲过他洋哥长胳膊一捞的一顿爱的毒打。


       张伟一条鱼没捞着还是累得瘫倒,挨着薛之谦像没骨头的面团团看着他们闹,“年轻真好。”


       “张伟你搞什么啊?你确定你在黄老师面前说这个不会被打?”


        “薛老师不想想你说这话更有可能被打……”


        薛之谦转头,对上黄老师的微笑。


        谁都不知道他是不愿意张伟说这个,他就不喜欢听人说年纪大了啊怎么怎么的,虽然平时上节目自己也会调侃,但自己说跟听爱人说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在家的时候张伟一说哎呦不行我老啦,他就会凑过去咬人的耳朵,恶狠狠地问:“还说不说啦啊还说不说啦?”


       非要人求饶说不了不了才肯罢休。

       “我们……永远年轻好伐!”


       “好好好……”张伟看出来他那点小心思,想,不就是没活够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爱里浸泡着的人是永远活不够的呀。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