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真人不是打字机器/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假如他俩一块儿去向往的生活


*大张伟×薛之谦

*Oner全员出场




         吃午饭前他俩就得走了,何老师死活要把两只一模一样的茶叶梗填的枕头给他们塞包里带回去。


         “薛他不枕枕头…”张伟话没说出来就给人在后头差点拽一跟头,赶紧改口,“哎行行,您搁我箱子里头吧我替人薛老师拿着。是,是助眠的我知道,您费心了。”


         黄老师还在厨房里喊他们:“那个张伟啊,吃了饭再走吧?你俩饿着肚子搭飞机能舒服么?”



         “有飞机餐的黄老师,主要是我们这时间排得有点紧了,我今晚还得跟键盘他们和一遍歌呢。”薛之谦跟他解释完,又折回房间里收拾东西。



        房门口被一米八几的小孩儿挡住了,视觉效果上很奇妙,他得扬着脑袋看小朋友,看到的却是那种怯生生的,能掐出水来的稚嫩神气。



         灵超手里捏着什么东西,跟站在老师办公室一样站在他俩面前,支支吾吾地,“大老师薛老师,那个,我们最近发了新专辑,就,哥哥叫我拿两张给你们。”



         张伟存心逗他:“那不叫您是不是就不打算给我俩了?”



         脱离他仨大哥撑腰的小鹅是怂不拉几的小鹅:这话该怎么接?他递奖状似的双手悬在半空,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把手收回来还是要解释点有的没的。



        小朋友真的是吃这碗饭的料,大眼睛漂亮得像是什么雾气濛濛的镜面湖。薛之谦根本不忍心看着他被耍,“张伟你干嘛呢你?弟弟别理他,他嘴欠得不得了。谢谢你们呀,哎呀我都不记得多带几张专辑过来,要不这样吧,你把你们的地址留下来,我过两天给你们寄过去好不好?”



         他说着,把小朋友手里捧了好久的东西接过来,在桌上翻了笔和一张小纸片。



        灵超咬着嘴唇,蹲在桌子旁边想半天才记起来公司的地址--以往他要买东西都由他洋哥代劳,这会儿能想起来根本就是急中生智。他一笔一划地往上面默写。



        “我可厉害了!”小鹅回到去骄傲地仰下巴,“我把公司的地址连着邮编都给默了出来!”



         “好,我儿砸没给我丢脸!”他岳岳妈妈第一个给他捧场,巴掌拍得震天响。



         “老师他们还说要请我们去他的演唱会。”



         鼓掌鼓得正起劲儿的队长愣了好大一个空当,还是木子洋先反应过来:“弟弟你没答应吧?咱还不知道最近的安排呢。”



         “对啊这要是答应了最后去不了多不好,哎弟弟你没直接拒绝吧?直接拒绝太得罪人了。”队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话其实是张伟先提的,结果薛之谦应和得特别快,“你是来北京场吧大老师?”他扭头看灵超,“那你可以来上海场啊弟弟,或者大连,还有好多嘉宾没定呢,真能来也是缘分。”




         灵超当时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那我哥他们呢?”



         二位老师有点跟不上小朋友的思维跳跃,张伟想半天终于想明白:“要是只请你呢弟弟?只请你一个你来嘛?”



        灵超那个下嘴唇被他咬得更紧了,好像什么天大的纠结似的,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他正下着决心要摇头的前一秒,薛之谦嗔怪地瞪了张伟一眼:“弟弟别听他胡说八道,他逗你玩呢。我是还请不起四个人了怎么的?你不用那么快答应下来,回去商量好了再给我答复。刚刚你们都加过微信的,还记得吧?”



        小鹅狠狠地点了头,小小声说了老师再见,嗖一下就没影儿了。



        张伟听着外头踩出来的一阵楼梯响,笑眯了眼,说这小孩真好玩儿,“一看就是被他几个哥哥保护得太好了,逗两句就吓成这样。”



         “你也别笑话人家,你十几岁那时候比这怂多了吧张伟?”薛之谦斜眼觑他,“有人护着才好呢,那么小的小孩子,才十七呢吧我记得。要是没人看着,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一个人面对也太难了。”



        他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刚入行那会儿,那种被一时红火冲昏头脑过后彻底掉入冰窟窿的无助,没有人帮得了他,也没有人告诉他他还能不能回去,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站到舞台上唱歌,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数。那时候的他还年轻得不得了,带着冲劲一起栽进了无底洞,失重感逼得人头晕目眩。



        薛之谦的眼眶开始发热,张伟面对面看着不对劲儿,赶紧躲着摄像头把人拉进浴室,捧住人的脸不让他躲,“这是怎么啦我们薛?哎呦这小眼泪儿抹得呦…行啦您这是想到以前那糟心日子了是吧?没人哄没人疼的,哎呦喂别介呀…咱不会回去的成不?您自个儿看看您内微博,多少粉呢都,那么多谦友儿看着您呐,您还在这摸眼泪儿,你这像话么薛总您自个儿说说。”



        “行啦我没有…我就是突然间感慨一下怎么啦?还不叫人哭一下了?”薛之谦从他手里夺回自己脸蛋的主动权,一拱脑袋把眼泪鼻涕全抹人衣服上了。



         三个哥哥听小弟复述了对话过程,木子洋罕见地好久没吭声,下很大的决心才憋出一句问他:“那要是有一天真的不能跟哥哥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了,小弟你要怎么办?”



         凡子在边上“哎呦”了一声,牙疼似的,扭着一九二的个头把脑袋埋进队长的肩膀不去看他俩。



         灵超站在原地,像是要长成一棵倔强的小松树,眼睛里盛的是足以压弯枝条的粼粼水光。他很小声,可是又很坚定地答了一个“不会的”。


   
         还要强调一样加重语气:“不会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不对?”他扭头去问他的岳妈妈,“岳妈妈你告诉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理工科研究生本人陷入逻辑的死胡同,心里滚雪球似的滚出几百条佐证能够反驳小朋友过分绝对的观点,于此同时,他又亲手掐断那几百条如山铁证,将它们替换成一句肯定。



         “弟弟说的对,我们会一直站在一起。”



         小鹅在自己的星球上有很多座环形山,他把其中三座命名为“岳明辉”“李振洋”和“卜凡凡”。在那里,他的三个哥哥还没有成为岳岳、木子洋和卜凡,而他始终是他洋哥嘴里呼来喝去的那个“李英超”。



         小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弟,因此当他真的某一天在坤音娱乐公司一楼那个因为塞满了粉丝寄的礼物而乱糟糟的客厅里头,签收了来自某两位节目里认识的“老前辈”寄来的专辑,他也就真的兴奋地大呼小叫,并且跑到书柜前面,把放着他的“河北省省草”的那一层腾空,将好多张新专辑一字排开。



         崭新封面上用金属色的笔写了大大的:“祝ONER越来越火!!!”



         我们没见识的小朋友盯着那三个大大的感叹号,抱着胳膊笑得心满意足。










这个系列算是写完啦。是想写一个邻家二大爷一样的张伟和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薛(叹气。

最后的最后,哥哥弟弟一定要火呀!!!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