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脾气不好的造梦机器/

没有点菜服务/

ONER全员乱炖玩家/

zqsg只磕🐑🌙

返航


*洋岳无差

*大概是一个工作结束的深夜



-

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坎坷的柏油大马路,下雨的晚上让视野蒙上水雾,不时的剧烈颠簸没能将熟睡的两个小年轻弄醒。岳明辉活动两下睡僵的脖子,李振洋的脑袋正正好磕在他肩窝里头,他看着人在阴影里撑起一点点光的颧骨——真瘦啊,职业需求让前任男模一直维持着苛刻的身体条件,没个指望的日子里他俩还住的同一间屋,不比纯正北京人儿整天光着膀子到处晃悠的习惯,李振洋脸皮薄,动不动就嚷嚷脸上发烧的,他也鲜少见着人衣服底下的那副皮肉。

后来一起拍新造型的时候才真的见识到了,拍完了没来得及穿上衣服那会儿,午后一捧融化到刚刚好的光倒进来,从支棱得都有点岌岌可危的肩胛骨上淌过去,顺着汇进背沟的凹陷里。人转过脸来朝他勾一下嘴角,他胸膛里那颗心脏疯了似的狂跳,陷落到那薄而韧的肌肉纹理中去。

——洋洋你是什么传销组织吗?岳明辉一想到当初刚进坤音,长得跟精灵一样的小朋友和看着就不像好人的一九二都还没来的时候,他天天跟脾气不好的转业模特呆在一块儿,随时接受来自身高和言语的双重暴击,差点撂挑子走人。

表面上看起来一点也不懂事的小懂事儿真正的温柔细腻总是叫人后知后觉,当你剥开那些琐碎锋利又巧妙的话语小把戏过后,就会发现那里面是一整个柔软生动的春天。

采访问到的那个问题,你们准备好成为一个大人了吗?

他们四个无一例外答的都是没有。

其实岳明辉心里早已有另一个标准答案。在他看来真正的成长并不是自我搏斗,也不是懂得妥协,而是学会如何很好地去爱别人。


这个答案在李振洋毫不在意镜头而伏过来亲他脸颊的动作里尘埃落定,小弟似乎是最早看出端倪的那个,旁敲侧击地问过他,岳妈妈你现在是不是爱我洋哥比爱我多了。

他躲着小崽子追问的眼神儿,一边含糊地说哪里有?我什么时候不爱你了宝宝?

老岳你就装吧。路过的卜凡把弟弟带走,同时丢给他一个大白眼,以示对“虚伪的中年男子”口是心非的蔑视。

他陷落到回忆里,盯着前排座椅的靠背目光打转。肩上的人模模糊糊嘟囔了一声什么,大概是在叫他,岳明辉攒一把他搁在自己膝头的手,轻声哄回去,“睡吧洋洋,马上到家啦。”


评论(5)

热度(54)